江西治疗外伤性癫痫偏方

2017-10-23 19:38

首页 > 山西日报 > 01
分享到: 评论:

    

杭州癫痫治疗需要多少费用,上海哪家癫痫病医院口碑好,浙江儿童癫痫病治疗好方法,江西治疗癫痫大发作的首选药,上海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,上海中药治疗癫痫病效果如何,上海虹桥医院癫痫专病怎么样呢,江苏治疗癫痫大发作的首选药,杭州有哪些专治癫痫的医院,上海有哪间医院治癫痫病的

  原标题:都市白领到山区支教 学生:解开鞋带 以为你就不走了

  法制晚报讯(记者 任小佳) 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县烂泥箐乡大二地中关村希望小学,罗丹起身离开,发现脚上的凉鞋一走就掉。原来,她的毕业班学生们趁她和同学告别时,悄悄地把她的鞋带都解开了。罗丹问孩子们为何这么调皮,学生的回答顿时让她泪目:“罗老师,我以为把鞋带解开,你就不走了。”

  滇西北支教团成立十年来,共计2200多名志愿者先后进山,为丽江宁蒗县山区(小凉山)的孩子们埋下希望的种子。与此同时,这些老师们也时刻感受着孩子们的纯真。

  

  来滇西北支教团之前,罗丹是成都一家互联网公司的“白领”。

  这座大山深处的小学校门口有一条土路,学校旁还有一排小木屋,其中一家是小卖部。罗老师笑着介绍:“这是我们的商业步行街。”

  刚到学校,罗丹把漏风的窗户封上,被褥都慢慢置备齐全,“其实这些环境的差异,我在来之前都想过。我当时想着或许三四个月才能洗一次澡,或许逢年过节才会有顿肉,但是当你真正来到这里的时候,重心不在这里,而是想和孩子们在一起,教给他们新的东西。来的时候就做好了心理准备。”

  刚到这所希望小学时,晚上去厕所是罗丹面对的巨大挑战,“厕所太黑,所以我就不喝水,晚上也不敢吃东西,自己憋着。一个人上厕所害怕,就给爸妈打电话,聊天的时候,转移自己的注意力。一开始没告诉他们我怕什么,后来他们知道了,接我电话就超快,怕我憋坏了。”罗丹笑着回忆。

  现在这些对她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,这学期她还要在这个厕所里冲澡:“我准备了浴盆和水桶,准备在厕所冲凉。支教团捐了热水器,出太阳的时候就会有热水。”

  

  黑色的披肩长发、大大的眼睛、微笑的模样,身穿橘色的长裙,左手拉着一个红色的小箱子,右手拿着一朵七彩花瓣的鲜花,这是罗丹的学生描绘的她的样子。

  上学期,罗丹教的是毕业班,现在提到他们,罗老师仍会禁不住流泪:“有学生趁我和他们告别时,悄悄把我的鞋带都解开了。支教团提醒我‘罗老师,该走了’。刚一走,鞋子都掉了,我就有点生气,老师都要离开了,你们还这么调皮,一个学生马上说:‘我以为把鞋带解开,你就不走了’。”

  罗老师细数每一个和同学们相处的故事:刚到学校就抱着孩子们,给他们每一个人剪指甲;学生们每次送给老师一两个小核桃,慢慢累积起来,现在摆满了两层架子;放小长假时,三年级的李天奥悄悄走到村口送罗丹,内向的他悄悄对罗丹说了声:“送你,拜拜!”

  在滇西北支教团,先后有2000多名像罗丹这样的支教老师走进大山。这支在2007年组建的支教队伍,已发起支教活动67次,覆盖的学校有49所。在罗丹看来,现在学校的硬件已经很完备,但这些孩子对外面的世界还是知之甚少。

  为了告诉孩子们这个缤纷的世界,罗丹精心准备了视频和塑封好的风景图片,“因为这个地方没有海,所以我会准备一些船、海这类图片给他们看,还有动车、草原等等不同的风景,给他们埋下一个小种子。”除了实景,还有一些抽象的彩色图案,“这就是让孩子们随意想象,可以说是雨伞也可以说是宇宙,总之,不会限制他们的想法。”

  

  在罗丹看来,这些孩子最缺少的还是陪伴和关爱。

  10岁的沙梅是当地五年级的学生。在不上课的周六和周日,她和亲戚家的小伙伴儿们能放十头牛。她说:“把牛放到山上吃草,看牛的肚子大了,牛就吃饱了。”

  而沙梅的父母常年在浙江打工,父亲正好在9月底回到家中,帮忙秋收。在罗老师家访期间,内向的父女俩之间话也并不多。沙梅奶奶讲,沙梅的父亲一年只回这一次家,“就是秋收忙的时候,回来帮忙。”即便是春节也没有回过家。每次回来秋收能留在家中二十天左右,这意味着,再过几天,沙梅的父亲就要返回工地。

  当被问及想不想妈妈,小姑娘不再揪着田里的玉米秆,而是把头埋下去止不住流泪。

  罗丹马上转移沙梅的注意力,提醒沙梅下午是她喜欢的体育课,到时候让她带着同学们分组练习。罗老师拉起孩子的手,从田间回到学校。

  除了体育课,沙梅最喜欢语文课,“因为我喜欢故事”,而《拇指姑娘》是她最喜欢的故事:只有拇指大小的姑娘经历了被癞蛤蟆抱走、被金龟子抛弃等等波折后,燕子邀请她一起飞过高山,飞到温暖的国度里去,在那里,自由而独立的拇指姑娘和花王子一起生活。

  

  杨曦霆,滇西北支教团团长:支教的效果从来不会一步到位,教育需要每日浇灌,用爱守护孩子们成长。

  子亚雄,滇西北支教团丽江办公室秘书:我是云南丽江土生土长的彝族人,上大学期间萌生了想要支教的想法,想要帮助更多像我一样渴望走出大山的孩子。

  杨奕:我今年19岁,现在是大二的在校生。这次是我第三次上山,而且我穿上了梦寐以求的领队服。这不仅是一种认可,更是一种传承。是小凉山的这群孩子,让我在这样一个浮躁的年纪能够静下心去做我想做的事情。

  魏弋涵:我是1988年出生的兰州小伙。从18岁上大学起,支教这件事就是心中一颗从未熄灭的火种。直到17年后我决定暂时放下工作,与滇西北支教团结缘后进了大山教书,孩子们的成绩越来越好,便会使我更加肯定这一切的意义。我们需要更多的爱加入我们。

  唐佳佳,自由职业者:一幅画,一封信,一束花,一声问候,一篇日记,那便是对孩子们成长的责任,也是我前进的动力。炊烟与牛羊同在,青春与欢乐同在,惊喜与感动同在,飞翔与梦想同在。大山里,我与孩子们同在,柳树下,指缝间,眯眼的幸福,是最难忘的相偎相依。支教这件事,值得用时间,“画”出更美的蓝天。

  沈栖因,影视动画应届毕业生:我选择参加支教一年,没有太多理由,就是一句话“我想来,就来了”。有人问我,你不考虑以后吗?其实也就一句话,你到这了看到这些孩子了,就会觉得太值了。几天接触下来,孩子们很喜欢围着我,用衣服兜着果子带给我,他们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让我有太多的感动。我喜欢这儿,每天在云里醒来,在星空下熟睡,无时无刻不感受孩子的纯真。

  徐曦瑶:因为我在来云南之前工作就是老师,对于我也没有支教这一说,只是想来这里不仅能教孩子们一些东西,也能更好地去感受山里的生活。到山里之后发现,学校的条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差,教课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,孩子们非常单纯可爱。希望这一年的时间,可以多付出一点,也多收获一点。

  李智,大二学生:做支教老师是在我上大一的时候就有的想法,我就是想在这些孩子需要帮助的时候我来了,对他们的帮助会很大,我会带他们学习平时学不到的东西。来到学校这段时间,我发现我会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,我可能给不了他们经济上的支撑,我能做的就是让更多人知道他们,能和他们互动。

  杨凡,师范类小学教育毕业生:当我看山里的孩子的教育和生活之后,我决定要来这里。当在山上待了一个月之后,我喜欢上了这个地方,这里没有城市的那种浮躁,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非常淳朴。每天与小孩在一起的时候,那种简单、快乐、充实,是在城市里永远都无法体会到的。

责任编辑:时鑫

相关链接

推荐阅读

生活资讯
专题
上海虹桥癫痫医院原收费

山西内陆江西哪家医院检查癫痫好

视频/ 上海癫痫病治疗专业医院
新晋界江苏癫痫治疗需要多少费用